求知时代,人人都想活得明白

左岸读书 左岸 1909浏览 0评论

大概在不久之前,我在知乎日报上看过一篇关于如何让自己养成良好读书习惯的问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下面出现了上百条回答,而且每个回答提出的解决方案看上去都很具有合理性,但最终提问者还是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案。像提问之前的一样,提问者关于读书习惯的焦虑依旧。

坦白说,我也有与这个提问者一样的问题——我不是一个具有良好读书习惯的人,尽管自己知道读书能够使人变得阅历丰富,但在很多琐碎事情的干扰下,自己的既有“好”的认知并不能随时被激发。而之前,我也按照既往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良好的读书习惯是养成的,比如给自己定个读书时间闹钟,或者给自己弄各种机械性的强迫APP等等。当然,问题依旧。

但是,在真正深深的思考这个问题之后,我产生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想法:为什么一定要读书呢?

对啊,为什么要读书呢?

做一个活得明白之人

做一个活得明白之人

获得信息?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随时随地都能接受到的信息远超过那些古董图书馆所珍藏书籍的信息量。如果仅仅为信息的获得,我们其实完全没有理由去读书,社交网络提供的知识完全足够我们对我们生活的周边产生影响。而且,对于信息的获取现在几乎是无成本的,即使你以前依靠读书才能获得的知识在现在只需要通过Google一下,就完全知道了。

难道是因为读书使人宁神?好吧,我承认这个用处真的不小,而且大家也能明显的感受得到。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喝茶、听音乐、打坐、冥想等等都能获得如此的效果,为何一定要通过读书?

如果读书本身没有实用性,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把读书本身理解为一个人类社会传承下来的习惯——这个习惯从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开始,到读书是一种享受的时代,读书经过千年传承,这种习惯已经让人很难改变了,毕竟我们所有的教育都是基于此基础之上。

然而,是否有可能,这种传统的知识获取方式在后工业时代的大规模惯性本身就是一种怪癖?

再回到前面的那个问题,为什么大家都希望自己养成读书的“好习惯”呢?我们如果把上述分析再解析一下,也许就能看得明白了:之所以会获取信息,大概是因为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中,获取足够的信息,让自己能够跟得上这个时代的步伐;之所以会选择宁神,大概是在这个急速变动的社会中让自己把心绪整理一下,就是所谓的“等一等自己的灵魂”。但无论是哪一种,其实都涉及到一个关系:自我与外界。

用一种很场景化的描述就是:社会在引着我们身体在急速奔跑,但我们的心灵却落后了许多。这种所谓的落后其实是对这个世界的迷惘。之前在《我们这一代的“虚无主义”》中,我有提到说:“在一个机器和人不断赛跑,在一个外界环境变化越发迅速,在一个努力和目标相隔愈发遥远的时代,我们能够思考的东西真的不多。”

我们看不懂这个世界,如果仅仅是因此而已,我想我们还能无所谓,但当我们也知道自己看不懂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想大概会恐慌了。在科学刚兴起的时候,人类因为皈依了宗教,不少科学家还是虔诚的宗教徒,所以他们认为自己其实是在理解上帝,自己的使命也是如此,因而并不存在空虚。当人类进入无六十年代的时候,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绝望空前膨胀,这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虚无主义。而时间到了今天,信仰的缺失更加明显。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中年危机也好,所谓皈依佛教也好,哪一样不是在寻找所谓的”失落的灵魂”?

当然,很大程度上,正反同存,快节奏的生活一方面使得我们需要更加急迫的去认识这个世界,但另一方面却让我们没真正“大彻大悟”之前没寻死的那么绝对。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代,人人都想活得明白。

此前,我摘录了紫松的一篇《求知成瘾,却无作品》。这篇文章中用亲身经历描述了求知成瘾的现象,并认为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这也算是一个明证了:“求知成瘾”,大概是人人都想活的明白;至于“却无作品”,很简单,还没思考明白。

不过,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提到一个案例——罗辑思维。其实,我也是罗辑思维的一个粉丝。在此之前,我也是像一个忠实的粉丝一样等周五罗胖的歪嘴口述着那些被我遗忘忽略和不了解的世界。显然,罗辑思维提供了丰富的知识,也足够有趣,能够吸引人的注意,但这是它能够迅速发展起来的全部吗?

如果把罗辑思维跟我们今天提到的框架一对比,或许你就明白了。事情其实也并不复杂:他抓住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迷惘,进而通过这个点来帮大家理解这个世界,仅此而已。

其实很多自媒体也是在做类似的事情而已,与罗胖不同的仅仅是在领域和展示方式的差别而已。很多来自于媒体的自媒体人都通过不同的角度去分析、点评和展示自己所在的那个领域的那点事,尽管大家都不大,但都在通过聚集人的力量去理解这个世界的一角。

其实,这些都是机会。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求知时代,人人都想活得明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