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杀不死的假想情敌

左岸读书 左岸 1832浏览

某些女人一旦进入到情爱中,总是不自觉地画地为牢。她们的心眼开始变得只有针尖那么大,将男人身边的任何女人都变成想象中的敌人。

前女友

陈晚晚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呆怔半天。梦是一模一样的情境:她要杀一个面容模糊身段姣好的女人,那女人像狐狸一样狡猾,费尽心机刚抓到手,忽然她的男人现身,做了救美人的英雄,两人对着她相拥一笑的刹那,她像一座仰面倒下的巨神,在梦中四分五裂。

这时天光微亮,躺在旁边的男人睡得正死,陈晚晚很想立刻叫醒他,但知道结局肯定是他不满或者发火质问:你疯了吗?类似的吵架太多次,以至于她可以熟悉整个过程,她不满,他亦不满,然后双方都有点愧疚地认错,重归于好,发誓再也不提。但没多久,心魔照旧跟野草一样疯长。

她的心魔是男人的前女友,她在他刚分手的时候认识他。陈晚晚那时候虽然单身,但是桃花旺得不行。各路讨好她的男人里,走出来一个仿佛没看见她的男人。那男人说他暂时不想谈恋爱,因为这玩意实在太伤身体。陈晚晚忽然恻隐之心大发,听了一路他和前女友凄惨绝伦的爱情故事。他是爱她的,但她要的生活他给不起,听起来不过是一出屌丝恋上女神。

后来稀里糊涂,陈晚晚居然跟他在一起了。说给朋友们听,大家都不信,惊叹:啊,你精彩无敌的单身生活,就这么被这样一个男人结束了?她点头,年纪大了,开始相信母亲说的话:男人有钱或者长得帅,其实都不经用,对你好才是真的。

那男人恰好就对她好到了极点,好到各种想不到的点都一一触到,好到有一天她流着眼泪感慨:我终于找到了对的人。陈晚晚决定要干点蠢事,比如收集他们刚刚开始的一点一滴,收集到源头,发现聊天记录里尽是“我跟她虽然曾经很美好,但终究不是一路人”的前女友。

她这才从恋爱的甜蜜中走出来,瞬间燃到爆点:那我算什么?算备胎?她是触不到的女神,我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她又跑去男人的网络资料里翻了翻,果然还有从前恋爱的痕迹,甚至还有一张模糊的照片。陈晚晚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截屏,第二件事情是将图片发到对方邮件,附加标题:你还没忘记她?

男人的邮件回得很及时:啊,以前的嘛,你怎么会去看?

他根本没在意,她于是变本加厉,凭着福尔摩斯般的侦查力,又找出前女友的微博日志。那女人现在的生活的确没有他,但翻到不久前,她男人如一根针一般出现在回复中。日期正好是他们刚开始恋爱不久。陈晚晚收集到这样的证据,自然不肯罢休,这回她直接在他面前说:你为什么还跟她联络?男人看了后还是一副迷茫的表情:好久前的事,你干吗翻出来?我跟她又没有深仇大恨,那时候没想过彻底断绝往来。

陈晚晚从那天开始有了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假想敌,她每天都陷入了丧心病狂的想象:我不过是个备胎,要不是她丢下来的,怎么可能捡到这个男人?这番话一说出口,又变成:你还在想她对不对?如果她回头,你是不是要不顾一切冲过去?

她男人沉默不语地等她发完疯,大手一挥说:你干吗这么小气?一个前女友,哪里值得大动肝火?她虽然事后想得明白,无奈情绪一上来,总忍不住跟对方发疯。

那女人是杀不死的假想敌,源于某些女人一旦进入到情爱中,总是不自觉地画地为牢。她们的心眼开始变得只有针尖那么大,将男人身边的任何女人都变成想象中的敌人。她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爬满了整段感情,原来充满自由美妙思想的脑袋,开始逐渐僵化,只装得下“他爱不爱我”。

陈晚晚的男人在某一个深夜大怒:你的脑袋就只用来装这些吗?告诉你我跟她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怎样,让我杀了她你才能眼不见为净?

她开始嚎啕大哭,不明白自己怎么成了这样。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前女友:杀不死的假想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