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这样吧 | 左岸读书

那就这样吧

左岸读书 左岸 2445浏览

殷成和小阮笑着伸出手让我看订婚戒指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在婚礼上见到你。

那就这样吧

殷成和我约在以前我们常去的那家火锅店,去的时候小阮也在,殷成说我必须当他的伴郎,三个人笑闹着边吃火锅边聊,小阮没来由的冒出一句“要是你和莫欣还在一起的话一定是你们俩先结婚。”殷成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小阮,小阮没停,接着说“捣我干嘛,本来就是嘛~咱俩本来就是因为他俩才认识的嘛~他俩差点就订婚来着,比咱俩还早呢。”我笑笑,随口附和着“嗯,是,呵呵。”小阮本就是你的朋友,自从我跟你分手后对我就大概一直是这样的态度了,兴许是觉得我不够珍惜你,我知是我错,也不计较。

殷成的婚礼定在周二,小阮特地跟我说你一定会来,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我整理好领结和头发,站在殷成身后,伴娘是小阮的表妹,没有你头发长,没有你高。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拿她跟你比较,可能潜意识里一直觉得殷成和小阮要是先结婚,伴娘和伴郎一定是我和你。你看,如今我连“我们”都很少用了。

典礼开始时你还没来,直到要交换戒指时你才进来,虽然聚光都在台上,台下灯光昏暗迷蒙,但是我确信那一定是你,猫着腰缩着脖子,一只手捂着右半边脸一路直到坐下的样子,跟上次我们开年会你溜进我们公司年会现场来看我跳搞笑舞时一模一样。殷成喊了我一声,我才没有在要把放戒指的托盘端上去时因为走神而丢人。仪式最后一项是扔捧花,小阮大叫你的名字让你上前面来,我抬头看到你直摆手,小阮一直喊你,结果所有人的视线都往你那里集中,你迅速起身快步走向前,这时我才看到你穿了很好看的一袭长裙,颜色很衬你皮肤,裙摆及地,头发随意绑了马尾,末尾烫了卷。以前并不知道原来你穿裙子如此好看,跟我在一起的一年半,你一次裙子也没穿过。而我,已经一年没见过你了。

你离我很近,可是没有看过我一眼,眼神略过我落在小阮身上,有好几个女孩子跟你站在一起抢捧花,可能因为你比较高的缘故,站在他们中间特别扎眼,我满眼看见的都是你。小阮没有背过身去,直接把捧花扔到了你怀里,你被司仪叫上台,司仪让你祝福新人,你抱了抱小阮,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小阮眼眶一下就红了,然后你端起两杯白酒,一杯递到殷成手里,碰了一下杯说:“小子,你运气好娶到好媳妇儿,好好对小阮。”殷成眼眶也变红,想说点儿什么却欲言又止。你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殷成本来准备喝的,司仪说今天新郎不喝酒,让伴郎代。殷成忙推脱说不用,自己能喝,我那时也不知在想什么,起身抢过殷成的酒杯,面向你,你眼神冷冷的,像是穿过我落在我身后的什么地方。我说殷成今天不喝酒,我来吧。我还没喝完就你转身就下了台。走的很快,背影随着灯光越来越暗而变的模糊。

你还是在恨我吧,以前听别人说因为还存留有感情才会恨,那么你呢。或许那时候不安分的因素太多,而自己又太过冲动,想后悔时才发现你已经把所有能联系我的方式删的干净,因为我任何好友列表里,都再也看不到你。这是你忘记的方式,我知道,因你之前劝小阮删掉前男友好好跟殷成在一起时,就是这样的方式。你不知道,那时候我落寞了好一阵子,小阮说都是我活该。人总是这样,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想出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命里有时终须有,而对于失去了的东西,才知道珍贵,可是有些失去的,将永不复归。你之于我,就是不复归的那部分了。

你说,流年岁月,是我错过了你,还是错过了可以爱的时光。

莫欣,没能坚持,对不起。终是错过了你。

后记:2014年1月7日小阮结婚,你说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嗯。我觉得去了,结果一定是如我文里写的一样,你当你的伴郎,我穿我的长裙,没有交流,眼神的都没有。你看,我还替你辩解呢。

生活嗬… …或许总有遗憾,但未来依旧美好。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那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