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可以阻断多少回忆

左岸读书 左岸 1999浏览

一个人下飞机,再次踏在这片坚实的土地上,首先想起的还是那个人。两年前她到这座城市,也是一个冬日的午夜。回忆里残存着模糊的影子,她看到自己裹着一件火红色的外套,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穿过黑夜里寂静沉默的空地,穿过不同的甬道与时差换算,穿过一个个标着“EXIT”的出口,终于看到他的身影。靠着栏杆,双手插着口袋,一边哼着什么一边看向这里。她看到他的眼睛明亮深邃,暗藏着足以点亮黑夜的星光。同时他也在看她,然后朝她走过去,伸出了右手,说:嗨,欢迎来到帝都。

时间可以阻断多少回忆

帝都的空气还是这么干燥,和两年前一模一样。沙尘扬起刮得脸颊生疼,就连氧气,仿佛都带着锐利的尖刺,见人就割,艰难的吸进身体,小心翼翼地转化,才能剥去它坚硬的外壳,露出最里层的柔软,畅快的吸进肺里,流出血管,活络着身体里的每个细胞。

她抬手看了看表,时间接近凌晨三点,比预计的到达时间晚了四个半钟。这个点的航班已经很少很少,机场里仅有的几位安保人员无精打采的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她一路经过几条通道,走出了航站楼。

打电话叫来一辆出租车,她看了看点,估算着等待的时间。也许还要半个钟,也许是一个钟。她从口袋里摸出了P3,按下唤醒键,然后点了播放。她已经习惯在等待的时候,塞上耳麦,让大脑放空一会儿。但大脑真的放空了吗?她不知道。她只是靠着路边的栏杆,双手插着口袋,一边哼着什么一边低下了头。

这个P3不是她的。在这个智能手机横行的年代,P3几近退出了历史舞台。所以两年前,当她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P3调整音量时,被这古老的举动吓了一跳。

在等待出租车的时候,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诶,P3借我听一下吧。他怔了怔,没有摇头,随后轻轻取出P3,连带着耳麦递给了她。塞上耳塞,是一首没有听过的歌,旋律有些哀伤,但她很喜欢。接下来的等待里,她渐渐发现P3里一直重复着的,都是这首歌。

起初她以为是单曲循环的缘故,便点了设置,调成随机播放。没想到,这一首结束,下一首还是它。原来,P3里只有这一首歌,黄建为的<可风>。

出租车来了,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原来这个看似沉默的家伙,也是个有故事的人。那天起,这个古老的P3经常在他们的手掌里变换着位置,有时是他,有时是她,有时夹在他们的手心。

半年后他们分开,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没有来送她,只是在她离开的前一天用快递寄来了许多她的东西,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她气恼的将它们全部丢进行李箱的最底端。头也不回的冲出这座城市。

一直到某一天,她在整理衣柜时,在一件大衣口袋里发现了这个P3。就是现在她手里握着的这个。回过神时,已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她看到司机师傅通过车前镜正看着她手中的P3。她笑了,对着师傅扬了扬手,一不小心却触到了下一首的按钮。她以为又要重新开始,没想到安静了大约十秒之后,耳塞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不是黄建为的可风。

而是沉闷的两个字,鼓一样的敲在她心头。别走。

她吃惊的张大嘴巴,想说点什么。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心里好像自动播放起那首歌,唱到最后那段:

挥霍的生命中
那时光追不回
留下的究竟是什么
已无所谓

可是,真的无所谓了吗?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时间可以阻断多少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