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念想,相见也坦然 | 左岸读书

断了念想,相见也坦然

左岸读书 左岸 2908浏览

我们怀念的过往,是回不去的少年、回不去的故乡、回不去的盲肠小道、回不去的地道年食……更是回不去的、曾经的自己。以此文追忆当初那个敢爱敢狠、直率灿烂的黑妹及疏朗孤傲的美少年。

断了念想,相见也坦然

一 少女总在情窦初开后才有了性别意识

朝阳村有个朝阳小学,三面环山,大门正对林荫村道,村道旁再狠低一个地势,一色绵延的稻田,望不到边。
十几年前,学校还和绿色植物一样充满闹腾的生机。 黑妹吃完早饭,要来零花钱,便优哉游哉的去上学。黑妹很黑很瘦,眼睛不大,五官倒还算端正,长长的马尾老气横秋的拖着,却十足的活泼个性;说脏话、打过架、爱吃零嘴,却又同情弱小、讲没价值的义气,没点女孩样。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黑妹玩玩打打的学习,在供销社工作的父母不给任何分数压力,朝阳小学成了她的童年乐园,春天上山玩草、夏天教室吃冰;上课胡思乱想、下课操场疯玩。
黑妹开始照镜子是在五年级。转校生阿泉站在讲台上,长长的头发、帅气的五官、忧郁的气息、整洁的衣衫,看着看着,整个学校都似变了风云。

二 通过折磨对方寻求关注不是男孩的特例

朝阳小学有个午休管理制度,一到夏天每个人都有机会做午休监督者——管理不睡觉又可能会吵到别人的人。这天,黑妹戴上妈妈买的新发饰,长长的头发变成小黑包挂在后脑勺,让她看起来像极苛刻的小老太。教室外的阳光明晃晃的,教室里的同学大多都静静趴在桌上,黑妹拿着细长的木棍,盯着教室的每个角落,但视线总不受控制游移到一处焦点——阿泉。这次他把课桌盖子掀起来 ,躲在下面偷偷和一旁的人对口型。黑妹心想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连忙冲上去,用棍子指着他,示意他到教室外接受惩罚。教室外,黑妹一脸严肃“把手伸出来,我看到你说话了!”阿泉憋屈地伸出手,盯着黑妹的眼神平淡默然。木棍狠狠打在手心,啪啪声让黑妹手软又心跳。
午睡“凶”案后,阿泉和黑妹还是毫无交集,没成为明目张胆的仇敌更不论是成为朋友。黑妹会在上学时特意路过阿泉外公家,偶尔和老人家搭讪“爷爷,你孙子和我同学,不过他在学校不爱说话”,巴拉巴拉的伪告状后,就蹦蹦跳跳去上学。黑妹的喜欢野蛮却又羞涩:她会在街上阿泉出没的地方四处张望,一旦看到那个声影又心跳如雷,不敢再看匆匆逃开;她会在他生日时把写满“祝你断手断脚”之类古怪祝福的贺卡塞进他抽屉,却又在他打开抽屉的瞬间把贺卡抢出拿走;她会在他路过自家门口时,端出象棋找到隔壁小朋友在他眼前晃悠,却在他擦肩而过后小小失落。

三 幼时骄傲,不容小觑

黑妹“玩”过了,在别的女生“围攻”阿泉课桌进行各种猜想时,明目张胆地往他抽屉里撒细沙。等火大的阿泉发现并追究真凶时,黑妹站在一旁,结果很没面子的挨了一踢。“竟然对女生动脚,竟然对我动脚?”黑妹的少女心碎了一地,发誓再也不要喜欢他。不喜欢的改变行为包括:再也不关注他,再也不想他,再也不见他,再也、再也不找他麻烦。
又是一年夏天,沉寂很久的黑妹早早来到学校。同学们都还没来,空荡荡的教室一个人也没有,黑妹百无聊赖的四顾,视线透过窗户移向远处白晃晃的操场地面。隐约冒出的一个身影,让黑妹紧张的无以复加,“要和他两个人待在教室”的认知让她脑袋发白。她慌不择路的跑进大教室后面的小间——作废的老师办公室,对着小屋窗户往外看满山翠绿,大脑依旧一片空白,至到那个让她害怕见到的身影跑进小间,又被火烫了似的闪出去。
如果说小学毕业是场毫无悬念的洗牌,那被六分之一概率砸中同班的结局就是对洗牌结果的重新推翻。阿泉竟然又和黑妹同班!可这个时候的黑妹早已褪去昨日的莽撞和傻气,不深交、不来往、不关注的三不原则让他们依旧陌生。只是偶尔,在阿泉生病请假的日子,黑妹会在心底默默叹息”终于可以好好听老师讲课了“。这个时候的黑妹依旧开朗,比以前像女孩了,有了新的交际圈,以野蛮和活波在教室混的风生水起。

四 太过丢人的经历和不了了之的结局一样让人尴尬

和阿泉相处的792天(除去寒暑假),6336分钟(除去夜晚),最让黑妹觉得丢人的是”锅巴事件“ ;到后来细数年幼尴尬事时,黑妹觉得最丢人的还是”锅巴事件”。
每次回想起都觉惨不忍睹的“锅巴事件”,发生在初一上学期最后一堂自习课上。黑妹买了一袋已经不脆的锅巴,嚼了几口不好吃,就把锅巴丢在自己的桌脚,准备下了自习丢垃圾桶。结果锅巴被人踢到路中间,遇到了心情不好的班主任。蹓跶在过道上的班主任念叨了句“谁的锅巴捡起来丢了”,语气平淡、仿若提醒。黑妹想下课了再丢也不迟,所以依旧在做自己的事。谁知,平时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年轻帅气班主任突发大火“谁的怎么还不捡?”,黑妹突然就胆怯了。以至到最后,事情演变成抓住“凶手”的全班总动员。从鼓动凶手自我揭露到班主任言语刺激到全民投票,动作越来越大,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勇气越来越稀薄。在投票后的最后关头,凶手哭着“站了起来”,同桌女生扯着她的衣袖“是丢锅巴的,不是你”,刚刚投票时演技逼人的黑妹忧伤的说“就是我”,呆了同桌、呆了班主任。当黑妹哭的眼泪、鼻涕一把抓,还紧咬牙关想要流出一口血却只有口水流出来的时候,脸面什么的已经不复存在了。黑妹一遍哭泣,一遍阿Q“还好是最后一节课,等过完长假回来,他们都会忘了的”。等再次开学,消失的除了“锅巴事件”记忆还有阿泉,那个曾经的转校生又转走了。
黑妹想”完了,在他眼里,我这辈子都是个令人讨厌,品性不佳的坏女孩!“

五 少时情怀总有破灭时

即使分开很多年,黑妹还是经常梦见阿泉;即使自己已经谈恋爱了,她还是在人人上搜寻着阿泉的信息。收获很丰富:他搬家去江苏了,他谈恋爱了,他开公司了,他公司面临困境……
于是,大学毕业后的同学聚会,当得知阿泉也会去,黑妹很高兴。
茶水间已经来了几个人,黑妹一眼就认出阿泉,依稀昨日的五官和迥异的气质:五官依旧端正,只身形不复疏朗清瘦;刘海光光梳到后面、穿着正式;面含微笑,举止自如,全没有小时孤僻冷傲。当知道在场的另一个老同学是他的新女友时,黑妹一脸错愕却又马上恭喜,直呼“想不到”。“原来他竟然喜欢这样的女生?”黑妹一边不能理解一边内心敲鼓“那个少年已经不复存在了,还有那时的我“
此后,断了念想,相见也坦然。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断了念想,相见也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