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级,比较急

左岸读书 左岸 1719浏览

今天听闻好友Y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入围国考复试,我窝在宿舍里,心里自然有高兴,却也听到了微弱却忽略不了的一声叹息。恩,我很羡慕加上有点嫉妒。

比较急

Y是我初中就认识的好友,教师子女,还是个瘦子。高中放弃省重点,去了市重点,大学考上了省里重点一本,学俄语。我高中出了点钱上了省重点,大学考到了省里的普通大学,学汉语。学校很近,于是我和Y又腻歪在了一起。

大学时,我十分自卑而后过分自尊自爱,玩命了读书、考证、还在某著名的培训学校兼职,小有名气。她读书、逛街、异地恋。

我考研离开本省,去外省读研,她大五,一心考公务员。我重新回到便宜的屈臣氏学生品牌,淘宝同款,她依旧读书、逛街、异地恋。

半年后,我还是无法从没有考上第一志愿的阴影中走出,在外省调剂的学校里郁郁不得志,专业书再也读不进,每周看几本流行的书,看一场电影,新旧不限。Y努力了三个月,结果出来,通过了国家公务员笔试。万里挑一。

小时候我最羡慕Y,妈妈是英语老师,家里就住在学校附近,那小区在我们眼里是高档小区,爸爸供职于法院,因为长得又瘦又高,本来就很显眼,还喜欢穿耐克阿迪在我们当时看来高大上的运动型衣服。Y成绩一直很好,文科好也就算了,因为我文科也很好。Y的理科也出奇地好,女生文科好得话就落入了俗套,但是如果女生的理科好的话,总给人一种很另类的感觉,令人打心底里地羡慕。

考高中,我也总算不负众望,达到了省重点可以出钱的分数,我家条件一般,父母毫不吝惜、十分大款地出钱给我上了省重点。Y高分考入省重点,呆了一个月,毅然转回市重点,当时校长为了升学率不让她转回去,以学籍卡不给调走之类的别人听不懂的理由为威胁,她妈妈是初中英语老师,丝毫不理会这些,Y顺利转到市重点,认识了男友X,一直到现在,他们还幸福地在一起。X在学校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中学时,女生们就好这口,Y又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大家里面也有我。

我自己感觉我是上了大学以后,心智渐渐成熟起来,有了自己看法和理性的。我与Y从初中就开始一起玩是因为我们都爱大声讲话,有些人,百里开外,散发的气质就能探测到“哦,是一路人。”可以说以前是她带着我,上大学后我才感觉自己是和她平等交流,以前看过一个心酸的标题“我奋斗了十八年才能和你一起喝咖啡。”觉得太心酸。

朋友之间能在一起很大程度上是能够互补,或者是能够互相促进。我与Y就是互相促进,比如大学时我在校外兼职风生水起,她在专业上学习越来越好,稳居第一。我现在还有时候会默默嫉妒她,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希望你好,但是不要太好。”我对这句话有赞同的地方,当然希望身边的朋友能够越来越好,这样自己所在的圈子才能越来越好。问题就在于,能不能水涨船高,自己能不能变得更好,那些“希望不要太好”的人,应该是比较懒。身边也有同学说以前的朋友嫁了富豪,从此过上富太太生活,于是成了那些“太好”的人,于是以前还一起用屈臣氏的朋友,现在动辄飞香港买保养品,自己还在用屈臣氏。

我从小就爱比,她比我穿得好看,她用的笔更好用,他们家住的房子更好,车子更好。长大后,很多事情看似不在意,其实在心里我都在比较。小时候的比较现在看来比较病态,只抱怨外界或父母,现在我的比较是自己现在有哪些不够好,有哪些需要马上改进,有哪些需要成为我喜欢的样子。不借助十分强大的外力的情况下,我希望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努力努力努力,都变得更好。就如Y,我看得到她在变得更好更优秀,我希望我也是这样。

比较急,却不要很急。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比较级,比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