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狗血的爱情

左岸读书 左岸 2032浏览

每当我把故事说的美好动人的时候,你们总觉得那是真的,我想说,那些都不是真的,生活比故事残酷多了。

狗血的爱情

我的朋友陈伦曾经大声地对我吼到:“唯一能杀死爱情的只有时间!只有时间!时间可以把爱情逼到记忆里……。”正说着,他突然蹲了下来,肩膀不停地抽搐,哭得像条狗。

我走过去,拖着他,“傻逼,叫你少喝,你偏要喝!”

“我想她了!我想那婆娘了。”陈伦四仰八叉地躺在了校道上。我坐在旁边点了根烟。

校道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胡须拉扎,涕泪横流。

深夜被大奔送回来的女生花枝招展,路过我们身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姐妹们快看啊!快看那傻逼啊!”

我提着啤酒晃着过去,“师妹要不来一杯?”

王彦走了过来,拿过一支啤酒,咬开瓶盖,一口气干了。整个过程流畅而华丽。她又咬开一支啤酒,全部浇在了陈伦脸上。“妈的,不就失个恋吗?你他妈至于吗?不就让你受点委屈吗?你他妈至于吗?”然后把瓶子砸在了地上。

陈伦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王彦,你他妈才失恋!老子是丧偶!”

王彦眼角闪过一丝泪光,“傻逼!你他妈去死吧!”

女生们都走了,留下我们两个,“那婆娘不要你了,不爱你了,你他妈狂虐自黑有意思吗?”我掏出火机点烟。

陈伦靠在校道旁的树上,望着远方,北极星亮得肆无忌惮,他大声地唱着逃跑计划的歌:我宁愿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底,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王彦是陈伦的前女友。

王彦身材火辣,脾气暴躁。陈伦温文尔雅,性格温和。

他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学校附近的酒吧里,陈伦驻唱,唱些伤春悲秋的校园民谣。大一的王彦大摇大摆地上去:“我想唱首GALA的《知音难觅》,会吗?”

陈伦摇摇头。

王彦抢过吉他,弹唱了一首张玮玮的《织毛衣》:

我深深地爱着你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傻逼他不爱你

你比傻逼还傻逼

你还给傻逼织毛衣

陈伦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姑娘,眼前这位奇特的姑娘。

我至今坚定不移地相信,月老那天喝多了,脑子被门夹了,被水泡了,搭错线了,是的,他确实搭错线了,因为那天陈伦爱上了王彦。

“我偶尔想你,

一个人时,

一群人时。”

这首在校园论坛被转疯的三行小诗是酸溜溜的陈伦写给王彦的。

王彦点了根烟,看着这三句话,突然哭出了声。

我听说这事的时候,感觉世界不会好了,这意味着,他们俩要好上了。

至于期间,陈伦怎么追的王彦,我们谁也不知道。

校园歌手大赛他俩合唱了GALA的《知音难觅》,博得了现场掌声一片却因为重口味小清新的歌词而没能晋级。

陈伦让我们知道,有一种爱情叫做贱无止境。

从此,民谣歌手陈伦成了王彦的贴身丫鬟,哦不,贴身侍卫。鞍前马后,小心伺候。

陈伦对王彦的爱表现在,那个娘炮真的给王彦织毛衣。我们仨在宿舍里气得快背过气了。“妈蛋的陈伦你好歹也是个爷们对吧!就算王彦酷炫狂拽屌炸天。你也不用沦为毛衣王吧。”

总之,毛衣王八陈伦的人生信条变成:一切为了王彦,为了王彦一切,为了一切王彦。

我们停留在风中,彻底凌乱,觉得世界不会再好了。

我和陈伦在操场边上就着花生米喝二锅头。陈伦点了根烟。

“王彦从小就过得不好,她妈很早走了,爸爸是个酒鬼,赌鬼,喝多了打她,赌输了打她。”

我吐了个烟圈,“所以你这样对她?”

“她是个好姑娘,她值得这些好。”陈伦喝了口酒。

“你这样宠她,一定会宠坏的。”我抬起头忧心忡忡。

“她懂我,我的诗,我的歌,她全都懂,这就是我爱她的全部理由,不对,即使她不懂我,我也爱她。”

“她爱你吗?”我问陈伦。

“我不知道,她没说过,她说我很重要,可是我爱她,连她不爱我这一点,也爱。”

“恩,你喜欢就好。”我点了根烟,心里骂了句:狗日的贱人,你丫何止贱无止境,简直一贱到底、贱心病狂……我觉得世界不会再好了。

陈伦从宿舍搬了出去,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和王彦同居。临近毕业,被论文和工作折腾的我们联系少了许多。直到一天我们听说陈伦喝断片进了医院。

我们仨进了病房,“我操,一个人喝酒喝成这样?不喊上我们?”

陈伦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王彦要和我分手。”

我们舒了口气,“那更得一起喝一杯不是。”

“妈的!老子失恋了!”陈伦悲痛万分。

我们仨一致认为,此处应有掌声。

“妈的!老子绿了。”

我们仨面面相觑。

“王彦跟了个奔驰老狗。”

我接过王立的火机,点了根烟。“我操!人在哪儿呢?揍他丫的!”

“算了,人都会变的,不关她事。”

“可是,前几天我们还好好的……”陈伦哭得快背过气了。

陈伦搬回宿舍,论文做完后,我们哥几个都没有急着找工作,待在学校早上睡觉下午踢球,晚上DOTA到断网,然后翻越围墙到学校旁的大排档喝酒。

就这样自由自在地晃过了4月与5月。

我们在陈伦面前对王彦绝口不提。每次喝高了陈伦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喊,王彦,老子想你!王彦,老子爱你!王彦,滚蛋!陈伦,傻逼!

我们搀扶着,往宿舍走,一起高唱国际歌。唱着唱着,依稀觉得我们就是爱国青年。校园生活结束了,青春没了,爱情没了,只剩下这最后的一腔热血,不知道该涂在那面墙上。

一盆凉水浇在我们头上,楼上几个端着脸盆的女生大吼:傻逼!几点了!不睡啊!

“师妹!我们爱你们!”我们朝着宿舍楼喊。

整栋楼都开始往楼下浇水。

毕业季所有的哭笑与疯狂不过是在祭奠逝去的青春,消失的爱情,离开的朋友,过去已经无法触摸,生活不会因此停止,推着我们大步向前。

陈伦对王彦的痴迷依然,却失了联系,我们各自工作奔忙。

我和王立遇见王彦的闺蜜刘莹的时候,时间离我们毕业已经半年。

“王彦怀孕了,但没有结婚。”

我们心里说了句,该!

“她爸爸欠的二十万高利贷,谁也给不起,这事儿她一直没说,因为陈伦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所以她不愿他背负起本属于她的苦难,所以她如此决绝。”

“那老王八蛋给了她十万,然后就失踪了。”

……

“王彦要把孩子生下来。”

……

陈伦在照顾她。

……

“他们在哪儿?”被电视剧里才有的狗血剧情唬得怔怔的我们问刘莹。

我们急忙往陈伦的住处赶,当时陈伦正在熬粥,王彦睡着了。

陈伦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后,我们在外边站着点了根烟。

“妈的,这么大事不和我们说!”

“毕业后,和你们联系少了。我拼了命地工作,不就是一破奔驰吗?,后来刘莹偷偷打听到了王彦的境况,她犹豫了很久,给我打了个电话。”陈伦吐了个烟圈。

陈伦疯了似的赶到王彦租的房子门口,一直敲门王彦就是不开,“你给我滚,我不爱你,你滚啊!”王彦背靠着门,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陈伦哭着求王彦:“你开门好不好?让我见见你好不好?”

陈伦在门口一边哭一边哼着:虽然虽然很怨你,却对你痴迷,虽然虽然失去你,梦里仍有你。

王彦打开门。

陈伦紧紧地抱着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彦彦,告诉我,你是不是过得很苦?”

王彦不说话,只是哭。肚子里的孩子已经6个月了。

陈伦留下来,照顾她。

我们拿出一张卡,“我们几个的,不多,只有4万,你拿着!我们DOTA房间的密码。”

“我不能要。”陈伦低声说。

我们把卡硬塞在陈伦手里,“以后别他妈藏着掖着,多大点事!照顾好王彦!”

一个月后,我们收到了陈伦的请柬,他和王彦要结婚了。

二十万全部还了,一切过错,终归原谅,王彦的爸爸在婚礼上哭得一塌糊涂。

我们几个敬酒的时候,抱着陈伦说,份子钱我们早给了,孩子得认我们做干爹!

贱人王立说了句:毛衣王八,喜当爹啊!

我们几个脸都吓绿了。陈伦呼了王立一巴掌,“操,哥们,我今天真的,特别高兴!我娶了王彦!过几个月,我就当爹了!我有你们!老子这辈子,值了!”

我们就着眼角的泪水一饮而尽。

爱情有时是一场华丽的犯贱,可以那么贱,因为那么爱,即使月老抽了风,搭错线,但是,爱情里面本来就没有对错是非,因为爱你,一切苦难都会过去,因为爱你,不管遭遇什么伤痛,都要在一起,你愿意陪我,我就愿意娶你。

所以,求求你不要轻言离去,因知音难觅。

陈伦,你不是毛衣王八,你是个男人。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一场狗血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