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变得怕死,因为我的父母不能失去我

左岸读书 左岸 2018浏览

如何评论新闻“六旬失独老太冒险再孕生双胞胎”?

想起妈妈的一个同事,就叫她Y阿姨吧,有个二十多岁的女儿H(如果现在还在世的话),我小时候和她接触过几次,乌黑的长发扎成两条麻花辫,戴着副眼镜,是我对她的全部印象。

我的父母不能失去我

前几年的一天,我妈打电话时和我说“还记得H姐姐吗?你小时候和她玩过的,前段时间坐摩的,结果摩的拐弯(还是颠簸?具体不太记得了)时,她从后座掉了下来,后脑勺着地,在医院抢救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救过来。”

那晚,H姐姐刚刚参加完她外婆的大寿,急着赶回单位上班。二十多岁,正是事业起步,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年纪,太多的事她还没来得及经历,就这样离开了。之后,Y阿姨一直不知怎么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H姐姐的外婆,每次提及都只能说H工作太忙,没时间回来。

而那件事后我再见到Y阿姨,她只是刚过半百而已,却已是满头白发,脸也憔悴了许多,和我从前见到的那个爱美的她判若两人。妈妈说有时在Y阿姨的空间看到她写下的那些日志,那些思念女儿的字字句句,每次都看得我妈眼眶湿润。

Y阿姨后来很想领养一个孩子,我刚知道时很惊讶,毕竟她已经年过半百,但更多的是理解。奈何可领养的孩子总是很抢手,每次一有孩子,就已经先被他人领养了。她也想过去收养一些年轻女孩意外怀孕后却没能力抚养的孩子,不过因为种种原因,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我很佩服新闻里的这位母亲。也只能说在中国的家庭中,孩子的意义太过重大。独生子女的家庭中,父母对这个孩子倾注了他们的所有心力。而失去这个唯一的孩子之后的那种伤痛与落空,外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所以更无法去理解这位母亲对孩子的盼望。

他们说这位母亲自私,可谁去考虑她的痛苦呢,在同龄人的孩子已经孕育下一代的时候,在她本可以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难道她只能对着女儿的遗像痴痴哭泣吗?而她作为一位心中有盼望、有爱,也有能力抚养孩子的老太太,能看到她抱着两个小女儿的幸福表情,我只觉得很想祝福她。

写下这些的时候想起很多事情,自从H姐姐去世后,我开始变得很怕死,我很怕我的母亲有天也会像Y阿姨那样,瞒着老人们独自承受丧子之痛,以及旁人的每一次欲说还休,触到那个敏感的伤疤。

补充:

昨晚很匆忙,今天上来看了看,评论里有人说起“怕死”,在我青春期的时候是全然没有这个想法的:繁重的课业、家庭的严厉管束、很多的不自由、与父母的矛盾……我想过很多次要是我就这么死了多好,这一切我都不用再承受。

但让我有“怕死”这个想法的,一个是H姐姐这件事,还有就是前些年外公的离世。当看过生离死别,就知道很多事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割舍的,我的存在从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孩子的离去对父母来说,养老问题也许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父母更缺少了情感的出口,很多与孩子分享才会有乐趣的事,很多有孩子在才会有意义的事,从此都没有了寄托。

所以我得认认真真地活着,在规划未来时我必须顾虑很多事情,也许别人眼中我只是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但我的父母不能失去我。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开始变得怕死,因为我的父母不能失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