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美女从山区到美国

左岸读书 左岸 2219浏览

木槿花开:中专毕业美女一路曲折从小县城到美国的经历

就叫美女M吧。

初中毕业家里自费去省城某卫校中专读书。M的爸爸是县城医院的外科医生,计划着M卫校毕业打点打点关系在县城医院或乡镇医院谋个护士工作。

中专美女从山区到美国

中专美女从山区到美国

没想到M中专毕业后跟着男友南下去了深圳。

经历过生离死别,生活窘迫之际在酒吧坐台,还差那么一点小三上位。后来一个人北上,自学英语做了导游。

或许命运垂顾再加上美女的天然优势和个人奋斗。总之,二十年后,M已经开着红色的奔驰行驶在太平洋西北岸美丽的P城,在某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顶着manager的头衔,在城市的西边有一套带后院的房子。

从十六岁的女孩到三十五岁的女人,美貌,金钱,智慧,爱情,奋斗,个中曲折,彼时铭心刻骨,此刻云淡风轻。

算是个女性励志故事吧。

M小学的时候属于那种有些害羞,有点小聪明,学习也还有点认真的女孩。安安静静的,不是很起眼。

初中三年,M硬是从瘦瘦小小不起眼的女孩子出落成亭亭玉立,面容精致的美女。惹得情窦初开的男孩子纷纷鞍前马后,各种殷勤,各种浪漫。这些赞美和追求让M逐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下了课谎称在学校学习,却是跟着些仗义的哥们儿姐妹儿们去滑冰场,舞厅,烧烤店,卡拉OK疯玩儿。

自然地初中毕业,M没考上高中。在县城医院做外科医生的爸爸很失望。想了些法子,自费让她去省城某卫校读个中专,打算毕业后给她在县医院或乡镇医院谋个一生的工作。

M跟着父母美颠颠的坐了十个小时的大巴去到省城。爸妈把她安定下来就回了县里。M看着父母远去的背影,眼眶湿湿的,很难过。毕竟是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只是远处省城的霓虹闪烁让她的心很快就被兴奋和欣喜填满了。

M的学校在市区,附近有商场,饭店,酒吧,各种娱乐场所。

M到省城的第一个周末就跟着室友Z去了一个叫红苹果的酒吧玩儿。

Z是省城的女孩儿,五官挺一般的,但是很会打扮。一身时尚,烫着卷发,化艳丽的妆。Z有个男朋友L,家里给钱买了个中巴,每天跑短途。Z说L跑车挺挣钱的,很舍得为她花钱。所以Z有很多漂亮的裙子,鞋,包包和化妆品。虽然很多是从批发市场买来的,比起学校里大多数像M那样靠着家里每月给的几百块钱生活的中专学生来,Z算是很兜风了。

Z十岁的时候妈妈跟着一个湖北生意人走了。Z的爸爸之前是一家国营轴承厂的工人,九十年代工厂效益好的时候,也算是小康之家,在亲戚朋友之间还挺风光。九八年国企改制,Z的爸爸下岗了,用工厂发的补偿费买了辆车做起了出租司机。Z爸的常态是,不在跑出租车就在酒馆或者麻将馆。

L和Z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差,在一个厂区长大。L比Z大三岁,是Z的邻居。L的爸爸下岗后也买了辆车,但是是中巴。L的爸妈一起上阵,一个开车,一个卖票,起早贪黑。一年下来,中巴变成了大巴,短途变成了长途。再过两年,家里添置了两辆长途大巴,雇了司机来开。L家自己修了一栋三层的房子,算是厂区一起长大的孩子们里最先富起来的一家。

L初中毕业后死活不肯再读书。在社会上混迹了一年,开始跟着他爸跑长途。两年后他爸给他买了中巴,让他开始自己开。

Z和M说L是她生命力最重要的那个人。那一年Z的妈妈跟湖北男人跑了后,爸爸三天两头喝醉酒,回来摔东西发脾气。是L一直陪着她,给她钱用。

Z说等她中专毕业找到个护士的工作就跟L结婚。

M说真好。

M初中的时候就被男生围着转,但是却一直没有正式交过男朋友。她总觉得身边的男身都很幼稚,只知道玩儿。不过M确又很喜欢跟着他们没心没肺的到处寻乐子。

M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那个年代,在边远的小县城,花点钱儿就能修成正果抱个儿子传宗接代。所以夹在中间的M从小在家里的角色就有些不尴不尬。所以M很喜欢在一堆男生之间被众星捧月的感觉。

那天晚上M和Z去学校旁边的酒吧。Z穿了条黑色的低胸紧身短裙,正在发育的胸部隐隐漏出来。Z化了个烟熏妆妆,不太像是16岁的样子。M穿了来读书之前跟姐姐一起逛街买的纯白色吊带,一条薇拉牛仔裤,齐肩的头发散下来。M只是稍稍化了个淡妆,那鹅蛋脸,大双眼皮儿,粉嫩的皮肤就已经很眉目传情了。

Z说了句,M你真是个美女啊。我要是男的就追你了。然后爽朗的笑了起来。

M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她听惯了别人夸她,但是这么真诚的从同性嘴里发出的赞美还是让她心里由衷的开心了。

两个人去到酒吧,点了两瓶啤酒。酒吧灯光昏暗,有着时下流行的躁动而喧闹的音乐。有些劣质的音色可以听出来是盗版CD。

一个二十几岁模样的男人走过来,穿着一件带暗花的粉色衬衣,半敞着胸,带着条粗粗的金色链子,手里握着一瓶青岛啤酒。冲着Z和M笑笑说,两个小妹妹,自己来的啊?

M和Z都是那种混社会的女生,这种场面算是见怪不怪了。Z淡淡的说,还有朋友,一会就到。

M望着手里的酒杯,没说一句话。M是那种看起来有些冷漠的女生,不太喜欢笑。其实并不是她喜欢假装冷酷,而是从小就很害羞,众人面前说话总觉得不舒服,养成了少言寡语的性格。

那位大哥并不买账,说朋友没来我们可以先玩玩嘛。说着把手搭在M的肩上,不怀好意的看着M的脸。显然是冲着M来的。

M回过头,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那只手,说,麻烦把脏手从我身上放下来。M忘了这是在省城,她一个人,而不是曾经那个有一群男生会冲出来两肋插刀英雄救美的小县城。

男人脸色突变,说,你个小丫头,摆什么臭脸,哥我看得起你来叫你一起玩儿。手一摆,两个年轻混混立马围过来。

男人说,你们刚来这一片儿吧,告你们,这儿就是老子的地盘,老子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Z和M有交换了一下眼神,拿着包准备离开。

男人手一横,说,今儿你俩还真得留下来。

M没想到刚来省城一个星期,第一次来酒吧玩儿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她看看Z,Z也有些慌乱。毕竟都是两个十六七岁的姑娘。

M说,这位大哥,玩儿也要有心情啊,你有心情,我们俩没心情,玩起来也没意思。不如改天吧。

男人哈哈的笑了说,这话听着蛮有道理。只是老子我今天就要玩儿。说着放下酒瓶,两只手伸出来,一手搭在M肩上,一手搭在Z的肩上。两个小混混坏坏的笑着。

Z拿着手里的酒瓶,突然就朝男人的头上梦砸下去。只听见瓶子碎片掉在地上的声音瞬间隐没在喧闹的音乐里,有殷红的血从男人的头上流下来。

Z和M都有点吓懵了。男人突然伸出手,抓住Z的头发,狠狠地扇了Z一耳光,恶狠狠地说,小婊子,你不想活了?

当男人的手再次举起来的时候,M冲上去,护住Z,一拳狠狠的搭在了她的脖子上,疼得她啊的叫起来。

这样一闹,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都围了过来,小酒吧里显得更加混乱嘈杂。突然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巡逻警察过来了,正在隔壁那家酒吧。大家都纷纷离去。男人也捧着头狠狠的看了吓得有些发抖的M和Z一眼,招招手和两个小混混离开。

酒吧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劣质的音乐声还在无谓的播放着。老板走过来说,警察没来,是我采取的下下策,你俩赶紧回去吧,以后两个小姑娘别就这么出来混了,太危险。

Z和M道了谢道了歉,赶紧连走带跑回到学校。

到了宿舍,Z赶紧取出电话机给L的BP机留了言。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每个宿舍有一台座机。

过了好一会,两个女孩子才缓过气儿来。Z的脸还留着红红的手印,而M的脖子也还生疼。

两个人笑了笑。并排躺在下铺M的床上,安安静静的,不再说话。

M就这么和Z成了最好的朋友。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中专美女从山区到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