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男女的一场故事

左岸读书 左岸 892浏览 0评论

我只想来生做一个好女孩,从来没染过风尘……
风月男女
01
遇到莫尘嫣的时候,她正被一群男人包围着调笑,一看就是风月女子,那群男人围着她让她说黄段子,不然就要亲她。
是一家很豪华的夜总会,陈怀槿被人拉着来应酬,真的是应酬,这种地方,他是懒得来的,不是说自己多有教养,而是根本就讨厌这种纸醉金迷,他宁愿从公司里直接回家,开着那辆不错的本田雅阁,放上一段小提琴曲,家里,是温馨的灯光在等待着他,美丽贤慧的妻,还有钢琴已经弹到八级的九岁小女儿,当他进门,亚静接过他手中的包和衣服,总是温柔地问一句:先去洗澡吧,水,给你放好了。这样的稳妥和舒适,几乎让他有些沉醉和迷恋,所以,他想再做几年就退休,然后在国外住下去,和亚静就这样地老天荒地过下去,没什么不好吧?
被围着的女子显然和亚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截然相反的人。妖气,媚气,黑色紧身裤,上面是同样黑色的吊带蕾丝小衫,颈上闪着一片亮光,是戴了什么装饰项链吧?估计是假的,哪像亚静,绝对不戴赝品,亚静所有首饰全是真的,个个货真价实。其实,陈怀槿觉得有些假首饰蛮好看的,有一次他去法国买了几件回来,亚静丢在桌子上说,哄哄小女孩还行,只有低贱的女人才会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没档次没品味。陈怀槿当时说”是是”,买回来玩的,看着好看。但心里却有些不快,因为他知道好多明星也是戴这种首饰的,奥斯卡上的颁奖晚会上,明星们戴的不全是真的,何苦死要这个面子呢?
那个女孩子果然在讲黄段子,她说,要是猜出来她就还讲,猜不出来就放她走。
好。那几个男人说。
她就开始讲了,先鬼魅地笑了一下,吐了一口烟圈说,一个侏儒参加百米竞赛,跑到终点却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答案,她笑着:完了吧,一帮弱智的人,对不起,我要走了,还有一桌人要陪着跳舞呢。
说着她往外走,不巧碰到了陈怀槿的脚,同来的几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一直坐在角落里喝咖啡,她本来已经走了,但却又回过头来说,嗨,在这装什么纯洁呢?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风月男女的一场故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