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深”去爱该爱的人,用“慧极”去做该做的事

左岸读书 左岸 2592浏览 0评论

人生苦短, 世俗之人,用“情深”去爱该爱的人,用“慧极”去做该做的事,得一个善终的结局,才不枉此生。

爱该爱的人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个悲伤的句子真是不少痴男怨女的心头好。

安静就是这么一个情深慧极的女子,我就这么听着她安静地讲述着她的故事。

他们相恋一场,不长不久,但是她却把关于爱情结局的幻想,想到了生命的尽头,从此眼中再无他人。她的父母在她大学毕业后,明明为她在家乡为她安排好稳定的工作,可她为了他的喜好,不顾亲情的劝阻,跑去他的城市落地生根。她明明机敏聪慧灵敏可人,专心事业会小有一番作为,可她为了他的前途,找了一份勉强糊口的工作,而专心幕后为他洗衣羹汤。她本来有着自己的爱好兴趣朋友圈,可她为了配合他的时间他的喜好,渐渐疏离了自己的熟悉的朋友闺蜜和兴趣。你觉得这是失去自我,可恋爱中的她,觉得这是必要的甜蜜的妥协。

任何一方付出过度的情感,都有着失衡的危险,当你把自我当做祭品,毫无保留地将其置于贡台之上,换来的一定是非如你愿的作茧自缚。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这种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

起初她只是怀疑,但是他拒死不肯承认,说这是你自己的臆想,没有的事儿。可她就是不安感重重,一直没有派上用途的机敏,终于在“捉奸”这事儿大放异彩。她用近乎得意的口吻,向我叙述她的捉奸过程,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她不知道第三者是谁的情况下,在他对她隐瞒一切的情况下,巧施妙计用他的手机把第三者约出来,真相大白。

我问她,约出来后你又能对人家说什么?

她说,本来我打算把这种不要脸的人臭骂一通,结果交流过后才知道,那个姑娘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女朋友,还蒙在鼓里以为他单身!

我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事儿你们俩都是受害者。你最后如何处理,跟他分手了?

她耸了耸肩,说,没分。还是不舍得,跟他大闹一场,他答应下不为例。我跟你说,我早就怀疑他有问题了,还好我足够聪明,懂得留个心眼,提前给他下了个套……

我看着我眼前这个沾沾自喜于自己超凡的“侦探才能”的女子,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却无视情感上的原则与自尊,做出无意义的情深意重而不舍离开, 觉得压抑不已。我不由得打断她:你是足够深情足够聪明,但是能不能用“情深”去爱该爱的人,用“慧极”去做该做的事?不要在这么一个根本不值当的人身上,浪费你的感情和才智?

她沉默良久,呜咽道:我知道,可我就是舍不得,付出太多没有办法说离开。一想到分开,我就心如刀割,没有办法独自面对……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果真是痴男怨女挥之不去的自我诅咒。

这让我想起张学良的原配于凤至。于凤至大张学良3岁,在18岁的时候,以世交和父母之言的名义嫁给了张学良。但是张学良正值年轻气盛之时,并不认可这份包办婚姻。张学良出身军阀之家,性情风流不羁,自然不会专情这位毫无妩媚之姿的大姐姐。于凤至出身名门世家,书香女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是女流之辈,但是继承了她父亲于文斗的发达的商业头脑,气魄远见不输男子。最难能可贵的是,纵使自身优秀至此依旧不受丈夫待见,她依旧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哪怕是丈夫的情人赵四小姐,她也以诚相待同对方处得情同姐妹。

待到西安事变事发,她从美国回来四面周旋营救张学良。陪伴张学良被软禁一段时日后,她自己乳腺癌病发难以为继,不得已转回美国寻求良医治病,从此与张学良天人永隔。

在美国落难求医之时,这位前“东北第一夫人”才发现世间凉薄人情冷暖,无论自己治病孩子上学,还是一大家子维持生计,统统需要钱钱钱!但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帅,此时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能不能保住性命,还得仰蒋介石鼻息看宋美龄的心情,更别说这时候能帮得到于凤至点滴。

于凤至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前大小姐前少奶奶,只能自己孤独地在异国他乡奋力拼搏。她凭借自己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商业头脑,借着当年东北大学文法科的教育基础,将自己混迹在官宦世家,多年厚积薄发来的胆识和魄力激发出来,凭借张家在美国银行剩余少量的边角料存款,在华尔街股市奋力拼杀。

可偏偏这位一向看起来温顺贤淑的淡雅女子,是位股票市场的商业奇才,在大起大落的股市里纵横捭阖、游刃有余,赚得价格不菲的第一桶金。可她偏偏又是非常克制,具有赌徒的胆量,却没有赌徒的疯狂。于凤至颇具理智冷静的商业头脑,她知道股市风险之凶残,于是遂逐步将股市盈余投资不动产,累积下丰厚的身价,一辈子不会再为钱去发愁了。

可惜她商场再过得意,也不过思磨着为张家谋得一路生计,而非成就一番自我。这时候蒋介石政府为软禁张学良,阻挠其办理美国探亲签证。而张学良同赵四小姐被软禁多年,早已情深意重生死相依。在虔诚地皈依了基督教之后,按照教义张学良只能有一位妻子,不得再按旧时陋俗三妻四妾后宫成群。

综合考量,为了不威胁到张学良的人生安全,也成全他的信仰,更为了成全他和赵四的伉俪情深,于凤至同意与张学良离婚。她饱含大爱与情谊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此后孤寂一世不再改嫁,可她时时刻刻盘算挂念的却是,如何让张学良能够政治避难到美国逃离软禁之苦。然后用她辛苦赚来的钱,为张学良和赵四买一栋别墅颐养天年,使他们不至于饱受奔波贫困之苦……

在太平洋彼岸,于凤至抱憾终身,与张学良从此死生不复相见。作为一个女子,于凤至在事业上的惊人才华,和她在待人处世上的气场气度,足矣让她青史留名受人敬仰成为更传奇的传奇。可她就是偏偏将“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的悲剧发挥到极致,只因为她对那个可以敬她怕她却唯独不肯爱她的男人,付诸了一生的痴,一生的情,并且至死不渝。

她明明可以像张幼仪一般,纵使被迫离婚,也依然可以活得独立盎然觅得人生第二春。可哪怕她身在相对开明的美利坚,依旧给自己加上一道心灵枷锁,甘愿做一颗树上的藤,用毕生的光辉与闪亮,俯首为他人的精彩配戏。她人生所有里里外外的美好的品格,惊人的才华,瞩目的成就,都当成痴心一人而的附属品,瞬间黯然失色。她注定此生就是一个附庸,用着世人羡慕的所有成就,去成就别人的天长地久与人生传奇。

你可以给她冠以“大德”之名,带上道德的高帽子去膜拜去歌颂,但是生而为人,所有女人都无法隐瞒,自己对稳稳握在手中实实在在的幸福的最高向往。于凤至对自己的成就,最多只是那句痴男怨女的心头好: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而我亲爱的朋友安静,和很多像安静一般的痴男怨女,依旧在情感荒漠的爱痴嗔里,用尽自己的精力与经历,去徒劳无功地演绎着自欺欺人的恨别离。我从来都认为人的精力是遵循守恒定律的。当你太过投入自己精力去祭奠自己顽固的执念,那么你自己将关闭自己人生更多精彩的大门,自己亲手荒废掉本应有着更多精彩的可能。

这种执念容易让人变得目光狭隘和自以为是。在井底观天还自得其乐却又不自知。明明可以把这份情深意重,放在一个合适自己匹配自己的身上,可他们偏偏要荒废了这份情谊,拿真情去肉包子打狗。明明可以把折腾自己的却用不对地方的小聪明,转化成成就自己升华自己的大智慧,可他们偏偏要耗尽自己的智商情商,妄图能在阴沟里寻得光亮。

爱不对人,深情不过是卑微,聪慧不过是点缀:自己自虐而不自知,荒废重情与聪慧这般举世天赋,如同将天生的一手好牌生生浪费打成残局。而不能实现的自我,依据破窗效应,也落空于被他人所认同,只能被更加忽略与无视,最多留下一抹廉价的愧疚,一声叹息。

我们懂得惜时惜命,却不懂得惜情惜慧。于凤至情深慧极孤苦一世,纵使结局再不堪,她依旧还是一个传奇。而泯泯众人矣的俗世间痴男怨女,还是少些对自己在爱情中“情深”慧极“的自作多情和自作聪明,除了挥霍了青春浪费了真情侮辱了机敏,没有一个善终的结局,都将成为恨海情天里一颗不知名的沙,终将埋没在这无情荒漠之中,不知所踪。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用“情深”去爱该爱的人,用“慧极”去做该做的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