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秀恩爱更难的是互不嫌弃 | 左岸读书

比秀恩爱更难的是互不嫌弃

左岸读书 左岸 1793浏览 0评论

别指望用道德观束缚谁一辈子,山上和山下的两个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平等的对话,连呼吸的空气都不是一个浓度。

互不嫌弃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杨过和小龙女再见面不在断肠崖,而是在吴君如的贺岁片《金鸭》,那一幕健身房里恶搞的“过儿与姑姑”给世人的惊吓远远多过惊喜。

所谓的神雕侠侣16年后再牵手不过是金庸美好的一厢情愿,他自己结了三次婚,第二任妻子朱玫遭遇劈腿被弃,晚景凄凉到要靠在香港街头卖手袋为生,最后孤独地死在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的病床上。

倘若当年的俏黄蓉翁美玲活到今天,也断然不会为一个脑满肠肥默默无闻的汤镇业寻死觅活。当然,如果她真的活到了今天,谁嫌弃谁也还不一定呢,你看曾经靓绝五台山的大美女蓝洁瑛如今惨到了连路人甲都不如,时光哪里是把杀猪刀,分明就是电锯。

当年的汤镇业与翁美玲,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

一段爱情走到尽头最坏的结果还真不是相互仇恨,而是多一眼都不想看对方,宁愿跟街边的陌生人聊上一整天也不愿回家说一句话,恨不能把当年的自己拉出来暴打一顿,最好连眼珠都抠出来,问问自己是瞎了吗?

如果开始就不爱,可能更容易释怀,但偏偏最初爱得死去活来。

金庸也曾和朱玫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就连备受广大男性爱慕的赵敏据说都是以朱玫为原型。而贵为富家女的朱玫也真如赵敏一般,顶着重重家庭阻力和金庸来了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如果故事终结于小说里,那就是张无忌和赵敏羡煞旁人的神仙眷属,但偏偏人生比小说精彩得多,金庸在酒吧认识了更年轻貌美的女侍应林乐怡,曾与之患难与共的朱玫就这样被弃之如敝屐。

金庸与朱玫也曾爱得轰烈

也许你会说,喜新厌旧几乎是成功男人的必备属性,而年老色衰是女人一生怎么都绕不过去的一道坎。《金鸭》里的过儿对姑姑大献殷勤的背后满眼都是不屑,已经贵为星爷的周星驰应该也不会再有兴趣和他当年苦苦暗恋的蓝洁瑛共进一顿晚餐。但杀死一段爱情的真正凶手显然不是衰老,也不是外遇,即便风流如克林顿,也还是不会离开日渐衰老的总统大热门希拉里,因为他们有共同的野心与追求。

真正的嫌弃来源于成长的不同步,一个人这辈子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同桌?同事还是别人家的孩子?统统都不是,跟你日日夜夜同床共枕的人才是最有杀伤力的对手。你有才我有貌,咱俩才能坐下来赌上一局,总要棋逢对手才能将遇良缘。才华、容貌、金钱、性格这些统统都是筹码,如果一个手握的筹码压倒性地多过了另一个,就总有散场的那一天。换句话说,这也是被嫌弃的开始。

别指望用道德观束缚谁一辈子,山上和山下的两个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平等的对话,连呼吸的空气都不是一个浓度。

这就是为什么学生时代的爱情往往不能走到最后,而成年后的同学聚会又往往催生出一对对不可思议的情侣。你会发现学生时代仰慕的男神如今大腹便便拿着微薄的薪水过着碌碌无为的日子,而某个曾被你看不上的人一跃变成了青年才俊。

想要一份永垂不朽的爱情,唯一的方法就是别和对手落得太远,最好大家能手牵手齐头并进,要么一起平庸到死,要么共同见证辉煌。如果你只是靠年轻貌美吸引了一个成功男人,那么最好就祈祷自己永远年轻貌美,不要等到有一天筹码没了被人踢出牌局。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比秀恩爱更难的是互不嫌弃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