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要狠狠爱

左岸读书 左岸 1134浏览 0评论

时光短得不足以疼惜你,狠狠爱你,才能不负美好青春。

年轻人要狠狠爱

故事讲的多了,大家就来问我,你那么多朋友之中,难道就没有坏人吗?

废话,当然有,而且很坏。

秦升就是我朋友之中的一个坏榜样。

不得不承认,秦升很帅,一米八八,面容姣好,发型精致,穿白衬衣的时候,能迷倒六十岁之前的所有女性。

最致命的是,秦升常年在实战中研究女性心理,其中的重要课题就是,如何在一分钟之内让陌生姑娘对他产生好感。

秦升换女朋友的速度确实超出我们的想象。

更令人惊叹的是,秦升身边很多女孩甚至没有名分,在女孩察觉到自己已经被秦升迷得颠三倒四的时候,秦升已经不见了。

可以说,秦升真正做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虽然秦升对朋友们绝对仗义,但大家对秦升的生活方式感到很火大,一方面秦升这么做确实挺渣男的,另一方面,妈的,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这种泡妞的天赋呢?

对于秦升的种族技能,我们只能望洋兴叹。

辣椒曾经问过秦升,到底和多少姑娘滚过床单。

秦升没说话,从抽屉里甩出两副扑克。

辣椒惊讶地打开,发现每一张扑克上都有一个日期。

辣椒惊得想要跳起来奸杀秦升,然后假扮他。

对于把泡妞当成事业研究的秦升,我们不敢评判,只能赞叹。

我想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秦升的故事该从何说起,因为秦升故事里的女主角似乎有点多。

经过几天的采访和整理,我决定了,秦升的故事,我们从女厕所说起。

事发地点是三里屯一家酒吧的厕所。

以下场面可能引起不适,如果你未满十八岁,请自行离开,谢谢合作。

女厕所里,两个长头发女孩的背影,一个衬衣,一个短裙,短裙女孩正趴在马桶里狂吐,衬衣女孩背着一个亮闪闪的包包,正拍着她的肩膀。

短裙女孩吐完了,整个人瘫软在衬衣女孩的身上,衬衣女孩还不忘了给她擦嘴。

衬衣女孩揽着短裙女孩的腰要逃离惨不忍睹的马桶,要往外走,一个短发女孩冲进来,一把把短裙女孩拉进自己怀里,然后手速极快地扯掉了衬衣女孩长长的假发,大骂了一声“变态!”

被扯掉假发的衬衣女孩露出了真面目,秦升。

而扯掉秦升假发的女孩,朋友们都叫她伯爵。

正瘫软在伯爵怀里的女孩,叫依琳,是伯爵的闺蜜。

伯爵的骂声引起骚动,女孩们纷纷从隔间里出来,看着莫名出现在女厕所里的秦升,以宫商角徵羽的频率发出了一声叠一声的尖叫。

伯爵开始奋力地解释:“依琳喝醉了,我扶她来厕所吐,怕被误会是变态,就戴了她的假发。”

伯爵显然不吃这一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人就是想把我朋友灌醉了,然后带回家,禽兽不如,还戴假发进女厕所,简直是刷新变态的底线!”

伯爵拉着依琳离开,秦升还在接受女孩们的千夫所指,直到被保安请了出去。

秦升哪受过这种委屈,越想越气,一看自己身上还背着依琳的包包,想了半天,翻出包里的手机,打开一看,微信上第一条信息就是发给伯爵的“我喝醉了,来老地方接我。”

秦升气急败坏,对着微信狂吼:“依琳的包还在我这,我得还给她。另外,我真不是变态。”

半天之后,微信上发来一个地址。

秦升气急败坏,打车赶过去。

秦升按响门铃,开门的是大汗淋漓的伯爵。

地上全是依琳吐得精彩内容。

伯爵近乎抓狂,一把揪住秦升的衣领:“你他妈给她灌了多少酒?”

秦升一脸无辜:“你有话好好说,我劝她别喝了,她非要喝,还掺着喝。就算失恋了,也用不着这么折腾自己不是?”

伯爵刚要发作,依琳酒醉之后独有的叫声传出来,伯爵连忙跑进卧室,秦升愣了一会儿,连忙跟进去。

风鼓荡着窗帘,依琳站在窗口,又哭又闹:“我从这跳下去,我死了,他一定会一辈子受煎熬的。”

伯爵吓坏了:“你别乱来。”

说着就要往前走,依琳大喊:“你别过来啊,你过来我就跳下去,摔得跟扒鸡一样一样的。”

伯爵吓得愣住。

还没反应过来,秦升的影子就从眼前闪了过去。

秦升扑上去,一把搂住依琳,把她按倒在地,力量太大,扯脱了窗帘。

依琳还在挣扎,秦升就用窗帘把依琳裹成了木乃伊,然后啪啪两个耳光,依琳眨了两下眼睛,打起了呼噜。

伯爵都看呆了。

秦升喊:“搭把手,抬床上去。”

伯爵走过去,两个人一起把依琳抬到床上,秦升扯下自己的腰带。

伯爵一脸防备:“你想干嘛?”

秦升没理她,用腰带在已经被窗帘裹成木乃伊的依琳胸前,缠了一圈,拍拍手:“齐活。”

客厅里,伯爵要清理依琳吐得秽物,秦升一拦:“你别动手,我来。”

伯爵就看着秦升收拾,自己一腔的愤怒也不好意思发作。

清理完之后,秦升又冲进厨房。

伯爵不明所以:“你干嘛?”

秦升手里动作不停:“给她做个醒酒汤,给我们俩下碗面。”

伯爵不肯吃。

秦升自顾自地吃面。

伯爵冷言冷语:“看来你经常把别人灌醉啊。”

秦升吃着面:“发泄发泄也好,不然憋在心里,容易抑郁。酒这种东西,比处方药好。”

伯爵不以为然。

原本秦升是冲着依琳去的,想不到却因此认识了伯爵,后来秦升说,有时候生活给的惊喜总是超出你的意料。

伯爵明确地告诉秦升:“你就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花花公子,渣男,自以为是。”

秦升也很淡然:“我知道你讨厌我,但你有没有试过和讨厌的人做朋友?这样对你的人生有历练。”

秦升死皮赖脸的功夫一流,伯爵越是冷淡,秦升的种族天赋就越容易被激发。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听秦升说起伯爵,我们都很担心她,生怕她遭了秦升的毒手。

可是如何泡上一个讨厌你的女人,这样的课题让人轻易不敢挑战。

但是秦升敢,他不但敢说,也敢做,追求起姑娘来,敢下血本。

伯爵从家里出来的时候,秦升开着车逼停了伯爵。

秦升摇下玻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伯爵理都不理,秦升下车,生拉硬扯地把伯爵按进车里,车子疾驰而去。

汽车在一片墓地前停下,伯爵愣住。

任由秦升拉着她走进去,在一块空白的墓碑前停下来,伯爵呆住。

秦升说:“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不求别的,就希望你以后不要讨厌我。”

伯爵看着空白的墓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升:“你是怎么……”

秦升很淡然:“我有我的办法。”

从伯爵的朋友那里,秦升知道了伯爵心底的秘密。

伯爵从小跟着父亲长大,母亲早逝,因为家境贫寒,母亲的骨灰一直寄存在殡仪馆。

伯爵一直想给母亲买一块墓地,但是众所周知,北京的墓地寸土寸金,又加上父亲生病花了一大笔钱,伯爵一直属于财政赤字,生活尚且困难,根本没有钱给母亲买一块墓地。

这一直都是伯爵的心结。

今年是伯爵母亲十周年祭,伯爵却还没有攒够钱,这让伯爵心里一直塞着。

直到秦升买下了一块墓地,送给伯爵。

安顿好了母亲,伯爵告诉秦升:“钱,我一定还你。”

秦升不拒绝:“好啊,我会算利息。而且在此之前,我只有一个条件。”

伯爵愣住。

从此以后,秦升每天开车接送伯爵上下班,惹得同事们羡慕不已。

时间长了,伯爵虽然嘴硬,但心底里享受这种状态,毕竟单身狗的日子不好受。

有一天,北京暴雨,伯爵被困在公司。

秦升打电话给伯爵说:“你等我,我去接你。”

结果左等右等秦升就是不来。

伯爵很焦躁。

一个小时以后,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秦升骑着一辆摩托车劈水而来。摩托车上,绑着一柄巨大的绿色大伞,上面还写着赞助商的广告,秦升自己淋成了狗。

伯爵被这样二逼的出场惊呆了,不敢相认,直到秦升大喊她的名字,她才无奈地跑出去,接过秦升递来的头盔,在众人更加诧异的目光中,坐在后座上,任由秦升骑着摩托车,劈水而去。

风雨中,伯爵大声问:“什么情况?”

秦升无奈地回答:“车抛锚了,我扔路上了,摩托车和雨伞是我租的。”

伯爵惊呆了。

到了小区楼下,伯爵实在看不下去秦升湿成狗的样子,就主动提出:“上去洗个澡吧。”

秦升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伯爵扔给秦升一套自己宽大的睡衣,秦升愣了一会,无奈地穿上。

没地儿坐,两个人就坐在床上聊天,气氛有些奇怪。

秦升一直打喷嚏。

伯爵说:“我给你冲一杯感冒冲剂。”

秦升摇摇头,看着伯爵的眼睛:“给一个拥抱吧?”

伯爵愣住:“啥?”

伯爵还没反应过来,秦升一把抱住了伯爵。

事实证明,男人,女人和床,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组合。

秦升得逞之后,过了不长时间,秦升的种族属性又犯了。

秦升需要新的姑娘给他新的快感,似乎根本停不下来。

而伯爵已经入戏很深。

秦升想抽身的时候,已经有些困难。

无奈之下,秦升选择了最渣男的做法,那就是玩消失。

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躲着伯爵。

伯爵哪里是等闲之辈,顺藤摸瓜,就找到了秦升的朋友,也就是我们。

在芥末辣椒的火锅店,伯爵扬言不说出秦升的地址,就把火锅店砸了。

辣椒怂了。

伯爵直接杀到秦升家里,砰砰砰地砸门。

开门的是个老太太,戴着眼镜,打量着伯爵。

伯爵一腔怒气憋在胸腔,礼貌地试探:“我是秦升的女朋友。”

老太太一听,乐开了花,拉着伯爵的手就进了屋:“我是秦升他妈,秦升有女朋友了都不告诉我,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进了屋,伯爵发现不太对劲,屋里一团杂乱,明显是被翻箱倒柜了。

伯爵不明所以:“伯母,家里来小偷了?”

秦妈笑着摇头:“哪个小偷敢偷我家?我卸了他。”

伯爵一阵寒意。

秦妈说:“我在找一个盒子,很重要,姑娘,你帮我找找。”

于是,伯爵和秦妈一起,在家里翻箱倒柜。

伯爵随手指了指暖气片后面:“会不会在这里?”

说着走过去,弯下腰摸,果然在夹缝里摸出了一个盒子。

秦妈如获至宝,一屁股坐下来,抚摸着盒子,感叹:“可算找到了。”

伯爵很好奇盒子里装着什么。

秦妈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只古朴的玉镯,质地很好,一看就知道戴了好多年。

秦妈迫不及待地戴上玉镯,拉着伯爵的手:“你真是我的小福星,我找了好几年了都找不到,你一来就找到了。好媳妇。”

伯爵被突如其来地夸奖搞得不知所措,只能赔笑。

秦妈拉着伯爵的手问东问西,一看表,到了饭点儿,连忙站起身来:“我做饭给你吃,我做饭可好吃了,秦升就爱吃我做的饭。”

说着,不容分说地走进厨房。

而此时,秦升已经伪装成知心大哥哥,在大学校园里跟学妹们谈笑风声。

几个菜上了桌,秦妈热情地招待伯爵:“快吃。”

伯爵夹了一口菜,差点吐出来,咸得足以杀生,伯爵感觉自己的口腔细胞都要失水了。

秦妈期待地看着伯爵,伯爵含着饭,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秦妈补充:“秦升爱吃我做的饭,从来都是吃得精光。”

伯爵一咬牙,咽了下去。

一顿饭吃完,伯爵恨不得喝干地球上所有的淡水。

吃完饭,秦妈拉着伯爵的手晒太阳,问东问西。

秦妈问:“姑娘,你和我家秦升到什么程度了?”

伯爵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秦妈接着问:“洞房了吗?”

伯爵无奈点头:“洞了。”

秦妈乐开了花:“这小子,效率高。”

伯爵苦笑,赶紧转移话题:“这只玉镯真漂亮。”

秦妈脸上露出红光:“我先生送我的。”

伯爵一呆,很少听到女人喊丈夫喊先生。

正要多问几句,秦妈又要起身:“你吃饭了吗?我做饭给你吃,我做饭可好吃了,秦升就爱吃我做的饭。”

伯爵呆住。

秦升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伯爵逗得秦妈笑,秦妈给伯爵展示自己的宝贝。
秦升心虚,呆住。

秦妈上来就揪住秦升的耳朵:“臭小子,有了媳妇也不告诉我?”

秦升嗷嗷叫疼,瞪着伯爵,伯爵一脸傲然,秦升有苦难言。

当天晚上,秦升和伯爵呆呆地看着秦妈在秦升房间里铺床,大红色的被罩床单,鸳鸯枕头,伯爵看了秦升一眼,秦升一脸无奈。

这是要再洞房一次的节奏么?

秦妈铺好床,给秦升使了个眼色,然后拍拍伯爵的肩膀,意味深长地:“早点睡。”

房间里,两个压低声音争吵。

秦升:“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伯爵掐着秦升的肉:“你说呢!谁让你玩消失!”

秦升忍着疼:“我觉得吧,咱俩不合适。”

伯爵掐着秦升的脖子:“去你大爷的不合适!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咱俩不合适?!我告诉你,你以前怎么样我不管,从现在开始,我他妈就是你的终结者!你要是敢再消失,我就告诉你妈,你到处玩儿女人!”

秦升无奈。

晚上,两个人背对着,一人一个床沿儿,睡了一晚。

第二天,两个人都落枕了。

从那天开始,伯爵就成了秦升家里的常客,陪着秦妈说话,聊天,遛弯儿。

秦升索性不回家,任由伯爵自诩秦妈的儿媳妇,心想时间长了,伯爵总会烦的。

秦妈喜欢吃爆米花,伯爵就买来一大堆,和秦妈边看电视边吃。

秦妈给伯爵讲述了秦爸和她的故事。

秦爸叫秦月成,秦妈叫莉娜,两个人都是知识青年,当年下乡的时候在山东的农村认识。

两个人在同一个生产队。

莉娜体弱,常常挣不满工分,秦月成也不强壮,但看不得莉娜受委屈,就主动帮莉娜干活。

那个年代,莉娜特别珍惜这样的关怀。

秦月成热爱文艺,常常偷粮食去县里换禁书。

晚上,两个人常常窝在粮仓里,点一盏油灯,一起看《红与黑》《基督山伯爵》。

少年情侣,封闭空间,生活苦闷,两个人成为彼此的最好的寄托。

莉娜常常给秦月成唱歌,最常唱的就是一首《苏州河边》。

“世上只有我们两个,我望着你,你望着我,千言万语变作沉默。”

有一次两个人在粮仓了读完了一章《红与黑》,按捺不住对彼此身体的好奇,在一堆玉米大豆里玉成好事。

莽撞地折腾之后,两个人精疲力尽地睡着,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片火光。

原来油灯歪倒,点燃了装粮食的麻袋,莉娜吓坏了,好在秦月成反应快,光着膀子,扛起莉娜冲出去。

莉娜说自己永远记得,火光中隐隐传来的爆米花香味,从此养成了爱吃爆米花的习惯。

来救火的知青和乡亲们看到了衣衫不整的俩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粮仓被烧了,大部分粮食都烧成了灰烬。

秦月成主动找组织承认错误:“是我引诱莉娜的,要处分就处分我。”

书记抽着烟,气得拍桌子:“莉娜刚才来说是她引诱你的,我看你们两个思想都有问题!”

秦月成呆住。

后来回了城,两个人结了婚,生下了秦升。

秦月成用自己微薄的工资给莉娜买了一只玉镯,莉娜视为珍宝。

直到有一次,秦升生病,没钱看大夫,秦月成又去了外地。

莉娜无奈之下,把玉镯卖给了一个小贩,换了钱给秦升看病。

秦月成回来之后,借了钱,挨家挨户地找小贩,愣是让他找到了。

小贩一听要买回来,自觉捡到了漏,死活不卖。

斯文的秦月成差点动了手,要跟小贩拼命,最终小贩怂了,加了一倍把玉镯卖还给了秦月成。

莉娜看着失而复得的玉镯,紧紧地抱紧了丈夫。

后来,年岁日长,秦月成去世。

莉娜痛苦万分,再也不敢戴这只玉镯,于是就把镯子藏起来。

因为思念亡夫,天天唱《苏州河边》。

“世上只有我们两个,我望着你,你望着我,千言万语变作沉默。”

后来莉娜脑出血了一次,患了老年痴呆,就忘了这只玉镯的藏身地点。

尽管秦升翻江倒海,却始终没有找到这只镯子。

直到伯爵出现,无意中就发现了玉镯的下落。

说完故事,秦妈眼神里有了光:“我先生送我的玉镯,我要是丢了,我死都闭不上眼呢。多亏了你。这说明你注定是我秦家的人。”

伯爵听完,唏嘘万分。

秦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我先生常说,年轻人要狠狠爱,不然怎么对得起爹妈给的好模样?”

伯爵呆住。

秦升一如既往地和别的姑娘不清不楚,被伯爵撞破,两个人在酒吧里吵成一团。

秦升放了狠话:“你别以为搞定了我妈你就是我的女人,我告诉你,我压根就不喜欢你,我就是玩玩而已!你但凡有一点尊严,就赶紧滚蛋。”

伯爵被秦升的坦白狠狠伤害,和秦妈吃了最后一顿饭,就默默离开北京,想去上海工作一段时间。

秦升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伯爵留下的几万块钱,纸条上说:“我不会再出现,但钱我会还完。”

秦升有些内疚。

秦妈一叠声地问:“我媳妇最近怎么没来了?”

秦升就编瞎话哄秦妈。

不管怎么说,秦升安慰自己,至少摆脱了一个麻烦,现在一身轻松。

过了一段时间,秦妈突然走失了。

秦升吓坏了,疯了一样地到处去找,哪里都不见秦妈的踪影。

找了两天都没找到到,秦升报了警。

秦升一连三天不眠不休,整个人快崩溃了。

直到接到了伯爵的紧急电话。

上海的一家医院。

秦升风尘仆仆地杀过去,伯爵已经哭成了泪人。

手术室里,秦妈还在抢救。

伯爵泣不成声:“秦妈说要给我寄点吃的,就要了我的地址,我没想到……”

没有人知道神志不清的秦妈,是怎么一个人从北京赶到上海的。

秦妈见到了伯爵,给了她一个微笑,说了一句:“姑娘啊,错过你,秦升那小子会后悔一辈子的。年轻的时候不狠狠爱,死的时候都没有回忆。”

伯爵扶着秦妈坐下,秦妈要水喝,喝了一口,就倒下了。

伯爵吓得赶紧把秦妈送到医院。

医生说是脑溢血,要赶紧抢救。

秦升眼泪簌簌而下。

病床前,秦升和伯爵跪在地上,秦妈已经说不出话,她虚弱地伸出手,把那只玉镯戴在了伯爵手上,随后就停止了呼吸。

秦升跪倒在地,狠狠地抽自己,嚎啕大哭。

伯爵紧紧地抱住他。

秦升和伯爵的婚礼,我们都在。

没用婚礼进行曲,用的是那首老歌《苏州河边》

“世上只有我们两个,我望着你,你望着我,千言万语变作沉默。”

秦升和伯爵给双方父母敬茶,秦妈的位子上,安静地躺着一个骨灰盒。

两个人说好,结婚这天,谁都不许哭。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毫无保留地付出?

被伤害了那么多次,难道还要像以前一样不疑真心,掏心掏肺,傻傻去相信?

可是,年轻的使命不就应该是爱与被爱吗?全身心地去玩命爱一个人,让你仗着宠爱,横行霸道,爱我、恨我、虐我、崇拜我、伤害我,一辈子也就几十年,狠狠爱一个人尚且不够,哪还有时间去怀疑去辜负?

秦妈的话让人脸红心跳,扪心自问。

年轻人要狠狠爱,不然怎么对得起爹妈给的好模样?

时光短得不足以疼惜你,狠狠爱你,才能不负美好青春。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年轻人要狠狠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