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岁月神偷 | 左岸读书

童年的岁月神偷

左岸读书 左岸 1626浏览 0评论

生为凡俗,不能像先知一样预知未来,所以此时此刻,能把握的就好好握紧吧!无论是一块鹅卵石,还是一双手。

童年的岁月神偷

关于童年的记忆,一半留在了暑假;关于暑假的记忆,一半留在了阿婆家。

表哥午餐时笑我,都长这么大了还把外公外婆喊成阿公阿婆。“阿公”“阿婆”是我们这初学人语的孩子对外公外婆的简称,咿呀学语的小孩总是更容易接受这些“啊”“咦”“呀”……等到长大些,自然而然就会改口,过渡像六七岁时换牙那么自然。只有我一根筋,喊了二十年的阿公阿婆楞是没改过来,不过时间久了,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自然而然。今天表哥在一家人的聚餐上突然点破,顿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萌萌的。

集齐了大姨二姨两大家子,两个半小时,一大波人马浩浩荡荡驱车从南京赶到阿婆家过中秋。一路喝了太多水,所以车一停顾不得帮老妈提东西,我像一只被放生的大鹅扑棱着翅膀沿着石板路飞奔向阿婆家……的厕所。阿婆坐在院子外那棵柿子树下的石臼边择菜。十次有九次,我来时阿婆都会出现在那里,有时是在择菜,有时是在洗衣服,有时戴着老花眼镜猫着腰纳鞋垫。“阿~阿~阿~婆~!我们回来啦!您的众闺女们在后面稍后就到,我尿急先进去啦~啊~啊~”带着一路小跑的颤音,赶在冲进厕所之前我把要交待的话在那条短短的石板路上一口气说完。从阿婆身边跑过时,她笑着在我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你慢点儿,别慌慌张张的。”那感觉就像我刚从院子外面撒野回来,而不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赶来。不知道是不是憋尿憋太久出现了幻觉,恍惚间那轻轻一拍,我好像回到了千万个夏天。

从前夏天很热,没有空调,玩具很少,没有手机电脑。小渔村的日色变得很慢,我们在阿婆家门口的那片湖泊边捉鱼,抓蜻蜓,采野花,捡贝壳,找宝藏……常常忘记了吃饭。阿婆在土灶里煮出一锅香喷喷的饭菜,用蓝花围裙擦干手上的水和额头上的汗,然后沿着湖堤一边走一边喊“林子哎~回来吃饭喽!”那个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夹着饭菜香扑面而来……

“发什么呆?还不快去帮忙端菜!”老妈一巴掌把我拍醒,大家已经围坐一团。舅舅架起了家里的大圆转桌,阿公指挥小妹们找来长长短短的板凳椅子,一家人勉强都能坐下,挤在一起,推杯换盏,嘻嘻哈哈。掌勺的阿婆是每年中秋家里最忙碌的厨子。她要提前一天开始上街准备食材,清晨五点和阿公从那张吱吱呀呀的老花板床上爬起来,去后院里采摘最新鲜的瓜果蔬菜,开始为迎接子女而忙碌的一天。等到中午饭点时,四面八方的儿女都聚齐在大堂里时,阿婆就像变戏法一样用一道道家乡菜把大圆桌子变得五彩缤纷。碗筷间桌面旋转的时候,就像一个巨大的万花筒。大家吃得正嗨的时候,阿婆来来回回于厨房和大堂,忙得不亦乐乎。上海回来的二姨一见到盐水豆腐就直扑过去,说是日思夜想的佳肴。吃了一口却面露难色,使了个眼色小声透露:“咱老妈好像把糖当成盐了!”大家难以置信,纷纷尝了一小口,果然盐水豆腐被阿婆做成了糖水豆腐。“…….终究是老了……”大家感叹。一分钟后,在厨房发现盐水豆腐错放了糖的阿婆举着汤勺冲进来救驾时,一碗糖水豆腐已经被一桌人齐心协力吃得干干净净。阿婆老了,这件事,似乎比盐水豆腐被做成了糖水豆腐更让人无法接受。我们可以把今后的每一碗糖水豆腐都吃光,却对阿公阿婆的老去无能为力。

傍晚我坐在湖边那块被湖水冲刷光洁的石头上,用三颗糖果安慰着想在湖里捞出海鲜的小侄子。他拿着糖果眼角挂着泪痕听我胡扯,我指着掌心那块随手捡来的鹅卵石,告诉他这是远古恐龙便秘时用力过度咬掉的大牙。他一脸泪花鼻涕地哈哈大笑起来,毫不避讳地向我展示他缺了门的牙,举着鹅卵石奔跑着到处炫耀他的宝贝。成功的忘了他之前惦念的海鲜,像一只记忆只有七秒的鱼,做个小孩真好。

吹着湖边的晚风,有点昏昏欲睡。感觉偷偷跑到湖边被阿婆追着喊着赶回家吃饭还像昨天。感觉像这熊孩子一样被几颗糖和一块破石头逗得欣喜若狂也像昨天。时间像湖水一样潮起潮落几番轮回,老厨子在变小,老花板床在变小,老院子也在变小。岁月是个神偷,它用无声的时间偷走了阿公的牙,阿婆的黑发,孩子的纯真……没有具体的时刻,等你某天忽然发现时,这一切已经无可挽回的发生,我们始终争不过朝夕。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童年的岁月神偷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