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追风筝的人》,其实只需要读这三个人

左岸读书 左岸 1923浏览 0评论

首先是哈桑,他是全书的关键。哈桑代表着善良,而且善得至高无上。哪怕被“反社会分子”殴打强暴,也要遵守诺言,保护那架阿米尔在意的蓝风筝;哪怕背负盗贼的污名,也不会戳穿阿米尔的诬陷。这种善良在小说中被无限放大,并且灌注在一个孩子身上,威力无穷。但是哈桑的出生和境遇,让他身上的奴性也被无限放大。这种善良和奴性的结合体,造就了哈桑,也最终埋葬了他。就像男权主义中的女人,又如历史上竖起的一座又一座贞节牌坊。但善跟奴并不相互冲突,为奴的不一定善,善者也不一定为奴。善像一个平面,没有善则不能立,奴则会让平面变的弯曲。弯曲的面,会变成圆,最终滚下命运之渊。

读《追风筝的人》

读《追风筝的人》

 

跟哈桑截然相反的是阿米尔的爸爸,一个正直的权势角色。在他的世界里,世界不是黑,就是白,一件事到底是黑是白,那就是他说的算。他曾经对阿米尔说:

罪行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当你杀害一个人,你偷走一条性命,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

但是当阿米尔丢失的手表出现在哈桑的枕头下时,他又说:

我选择原谅你。

这看起来很矛盾,一个以盗窃为耻的人,却会原谅一个盗窃的奴仆。这说明他非但明晓是非,而且通融达理。他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差点死在德国军官的抢下;也可以拒绝一个德裔的医生为他诊疗疾病。他抗争一切他认为值得抗争的事,永远不愿意做自己心灵的奴仆。正直在他身上就像一把突出的剑,一个矩形的棱。因为他的抗争,让他赢得了地位和尊重;也因为他的抗争,不配合透析治疗,死于癌症。这就是跟奴性相反的另外一种弱点,不能变通。尖锐能让你乘风破浪,但终究不能让你获取片刻安宁。骨子里有刺的人,注定的一生波折。

最后是主角阿米尔,一个极为自私的阿富汗少爷。他可以因为害怕受牵连,视哈桑被强暴而不管;他可以为了争取父亲全部的关怀,设计让哈桑一家蒙受屈辱而离开。他可以作出让人无法原谅的错误,也最终通过自己的忏悔完成了赎罪之旅。哈桑曾经对他说:为你,千千万万遍。最终也轮到他对哈桑的孩子说出相同的诺言。这世间的一切都演化的非常微妙,冥冥之中潜藏着平衡之道。就像俗语中说的那样,坏有坏报,好有好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哈桑最终通过自己的善良,让自己的后代走上优越的道路;阿米尔也背负着内疚的心灵,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忏悔。善良的应该被发扬,而奴性的却应该被消灭;正直的应该是传颂,但固执的应该被隐藏;忏悔的虽然不能弥补过错,但是却能从现在开始改变将来。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善良的面,和尖锐的棱。

每一件事都有不同角度的解读,或者黑,又或者白。

我们或许唯一能做的改变就是,找到可以立足的面,不丢维持正直的点,如此而已。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读《追风筝的人》,其实只需要读这三个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