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站在黄海波的一边

左岸读书 左岸 3878浏览 0评论

我为跟她们为伍而羞耻,也为她们支持黄海波而羞耻。

黄海波

舆论总是令人出乎意料。黄海波可能万万没想到,嫖娼被抓并没坠入个人事业低谷,反而历史性地获得无数掌声。连压根不怎么看电视的表姐都说:“黄海波这么红?居然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件事。”

是的,人们不仅关注,还义愤,认为一个嫖娼的男人不该被如此对待,他不过就是去解决一个单身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而已。这一回,连“是男人都会犯的错”都算不上,因为黄单身,没女友,谈不上辜负了谁,更别说欺骗了谁。人们认为这是明码标价的诚实交易,他付出金钱她张开大腿,这种世界上最古老的交易,有什么好让人诟病?

他们还说,召妓在国外早已合法化,嫖娼而已,根本不算个事。这些人好像轻而易举就忘了,嫖娼在公众人物身上出现时,不管是外国还是外星球,都是不容置疑的丑闻。

最叫人吃惊的是,为嫖娼事件鼓掌的,还有许多痴心女粉丝。她们说黄海波是个好男人,嫁给他肯定很幸福。因为他宁愿付钱去解决生理需求,也没睡女明星搞女粉丝,不玩弄感情也不欺骗女性,堪称好男人标榜。

这群女人就这样将一个嫖娼男子,拔到了一个当代忠诚义士的高度,似乎觉得本世纪男人面对如此多的诱惑,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单身时付钱嫖娼,结婚后忠于妻子,这样世界上所有的女性,才能在新婚之夜前保全处女膜,不被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抢了先机,以致出现许多女人难以对付的惨剧。

坦白说,这些女人的论调,除了让我大吃一惊,还大大恶心了一回。她们认为黄海波比出轨找小三的文章要好得多,显而易见的理由是黄付了钱,这是说好的交易,文章呢,欺骗感情,混蛋。女人们为什么认为一个欺骗感情的男人更加可恶?这大概是因为自从自由恋爱盛行以来,已经有不少义愤女人,吃了花心男子的亏。

典型事件是这样的,一个单身女人偶尔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男人,她对他充满幻想,刚吃过一顿饭,就在脑海中绘好了结婚十年后的画面,等到要上床时,已经觉得情比金坚非君不嫁。事实是男人下床后,不可预料地消失人间,或者直接了断提出分手。

于是这个愤怒的女人这才发现,原来男人压根不打算跟她结婚,不过就是为了上床而已。再想到她在床上根本不觉得快乐,或者床下也没有收到任何礼物,马上就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成了免费的鸡,该死,连一毛钱都没收着。

如果不是爱意驱使,让女人做免费鸡这事,一定是世界上最难的事。于是无数这样的女性认为,黄海波去嫖娼真是个良心事件,以他的名头,不知道有多少送上门不要钱的姑娘。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一位已经变成成功人士的中年作家,请我去霄云路吃面。一到霄云路,才发现那里原来是高级夜总会。包间里坐着好几个大名鼎鼎的中年成功男士,他们面前的确有一碗面,不过吃的方式是小姐跪在一旁,亲自给他们一口一口喂。傻逼如我,惊呆的同时也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都是这么吃面的么?”成功男作家呵呵一笑说:“是啊,我们吃面必须要人喂。”

你知道,同为女性,看到同胞跪在那里给男人喂面,还要做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这场面实在让人不太好受。特殊服务业有点像变相的奴隶制,在客人付钱的那几个小时,她需要为了每一块钱出卖自己,为了钱的性,让性本身也毫无乐趣可言。

妓女行业在过去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市民与妓女》一书这么解释,过去,妇女挣的钱只有男人的一半,毫无升迁机会,也只能在不多的几个职业中选择,穷苦女人无可奈何走上的道路。现在,世界不一样了,妓女更像“用懒惰挣面包的奇妙诡计”。

是的,女人们奋斗许久,才走到今天这步,可以和男人一样上班,可以变成他们的领导,可以对他们颐指气使说这事不行。在他们想跟你约会时,你可以拒绝说你不够帅。在他们诱惑你上床时,你可以说我不想。在上床的过程中,你可以随时退出说你太差劲,我没法继续。在他们要求你跪下来喂面时,你可以把面扣在他们头上,扬长而去。在共度春宵后,却发现他们是个劈腿混蛋时,你可以上门甩他个耳光或者狠狠踢他一脚。

你没有珍惜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利,只在自己愿望没有达成时,哭哭啼啼说我被骗了,我还不如一只鸡有钱拿。这些现代女性,总让我有一种冲动,想制造出一只巨大的时光机,把她们统统送回男尊女卑的清朝,让她们住在清宫戏里,一辈子只会跟女人斗其乐无穷。

我为跟她们为伍而羞耻,也为她们支持黄海波而羞耻。是的,她们只配看电视上那些男人跪下来求女人原谅的电视剧,在不平等的关系中得到满足,在无法互相尊重中得到欢乐。

无法站在黄海波的一边,无法和这些哭哭啼啼的“怨妇”一起鼓掌欢呼。

转载请注明:左岸读书 » 没法站在黄海波的一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3)

  1. 我反对。
    1232014-05-23 17:06 回复
  2. 没有办法啊
    草根屌丝2014-05-24 07:38 回复
  3. 我也支持他,很真实的一个人,没什么大错!
    日程本2014-05-24 13:33 回复